From

邱非苏

【黄刘】Revive. (1)

该说点什么……诶……大家随意看看好啦w

有大纲但……没空写,慢更


Chapter 1

 

滴答,滴答,滴答。

 

第一万次滴落。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在这个完全黑暗密闭的环境中,所有细微的声响都被放到最大。一个人的心跳呼吸在空荡中回响扩放,声似擂鼓。

他试着挪动一下身体,椅子和地面发出刺耳尖利的金属摩擦声。这声音让他稍微清醒了点儿,游离的意识慢慢回到身体内,仿佛从昏沉漫长的梦境中缓缓醒转。

一万滴。水滴大约2-3秒滴落一次,那么他可以得知,距离他醒来已约有七个小时了。

 

 

七个小时前,刘小别从昏迷中醒来,发觉自己身处一个绝对黑暗的空间。所幸之处是他还保留着对身体的掌控能力,可以判断出自己坐在一张金属椅上,而四肢被束缚得很好,小范围的移动都相当困难。椅子的扶手触感冰凉,那么他被绑上这张椅子大概还不到五分钟。

在一番逃脱束缚的徒劳尝试无果之后,他安静下来。训练有素让他知道该保留自己的体力,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变故。

静下来之后他听见水滴滴落的声音。刘小别听力很好,他可以百分百确信先前他折腾时并没有这异响。水滴声的突然出现意味着被监视。这未尝不是好事。被监视至少代表他对于对方还“有用”,如此一来,便有了反败为胜的可能性。但这声音以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在警告刘小别不要起什么心思。他也大可不必轻举妄动。

于是他开始给水滴声数数,同时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独处、极度安静、视觉被剥夺、被束缚、被监视,多个枷锁同时加诸于一个人身上。这样的环境使人的神经绷成一根细线,而这根细线随着水滴的一下下轰然坠落,被逐渐砸到极限。他听说过战俘因不断滴落的水滴声被逼至疯狂的,现在对方采取的也是类似的伎俩,而他没有任何成为第二个的愿望。刘小别在黑暗中开始同对方的较量,以他的衰微之势。他只是等,直到对方失去耐心,或是自己先踩到崩溃的刀锋。

他的状况不算好。之前的战斗中刘小别因为一个疏忽,被敌军插入了空隙,自己和小队隔离开来。落单的尴尬境况瞬间导致异种的集火猛攻。身为微草专队的一员,刘小别的战斗能力与普通人不可同日而语。但即使这样,在如此之多的异种围攻之下,纵使是叶修也不可能全身而退,遑论一个负伤累累的刘小别。他失去意识前看见的最后一帧画面,是一个脸色青灰的异种从堆叠的箱子上一跃而下,挥刀直逼他面前,刀锋反射出幽蓝的寒光,刺痛人眼。

他再次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身处那个空间了,身上大小伤痕遍布,衣服上还残留着刚刚战斗中摸爬滚打沾染上的尘土味。最深的一道是右肩上被砍出的一道半寸深的口子,血已经止住了,但伤口似乎没被做过任何处理,乱七八糟地结着血痂。长期的姿势不变让他感到全身酸痛难当,而那未曾停歇,孜孜不倦的滴水声让他感到口渴难当,至于几乎在幻觉中看见了自己痛饮甜水的景况。刘小别只期盼对方尽早失去耐心结束这场猫捉耗子的无聊游戏。

 

 

咔。

灯亮了。

 

猝不及防地,天花板上的四盏大灯瞬间同时打开,整个屋子被映照得惨白。

被束缚在椅子上的士兵猛地颤了一下,随即立刻紧合双眼垂下头,拒绝这多余的恶意馈赠。

 

远远的有军靴的声响靠近。

那动静不缓不急,极富节奏和韵律,单凭清脆的敲击声,几乎可以想象到军人目不斜视扬头行走的样子。

刘小别闭着眼垂着头,一动不动。

声响逐渐放大靠近,最终停留在他的面前。

时间仿佛被抽去了几秒。刘小别大脑中转过数种应对方式,又被自己一一否决,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以待,按兵不动。那人的声音随即响起:

“抬头。”

坐在椅子上的人没有反应,只是他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瞬间握紧成拳,用力至骨节泛青,但在下一秒又无力地放松下来。

站姿挺拔的军人睥睨而视,面无表情,只又平淡地重复了一遍:“抬头。”

刘小别缓缓仰起头来。

 

 

刘小别的慌乱和措手不及比他流露出来的要多得多。他经受过严苛的训练,知晓在这种情况下应对敌手的最佳方式,但王杰希和青训基地的相关并没有教过他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一个消失了五年了的,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正第一次用这样毫无感情的口吻——来对他下一个命令。

他抬起头来。

 

是一样的。

站在他面前的年轻男人与声音的真正主人有着相同的身材、外貌,乃至于一样的习惯性动作和站姿,全都是一样的,直接地说,这个人便是声音的主人,前陆军蓝雨分军区副指挥,黄少天。

人生四大喜,他乡遇故知。

刘小别心情复杂。

他不知道到底该欣喜该仓皇抑或是愤怒。五年前的旧事一股脑儿的涌上来,把他压的透不过气。很多人或许已经把黄少天的存在淡忘了、丢弃了,但他刘小别在这五年里没有忘记过他哪怕一分一秒。交织的感情在他脸上绘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

“好久不见,黄少天。”

 


评论(2)
热度(17)

© Fr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