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邱非苏

【安乔】室友生病了怎么办(上?)

※因为实在不知道小乔该怎么称呼小安,所以……就不称呼了【。

渣文笔慎入。



    训练仍然同往常一样在晚八点准时结束,大家三三两两地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挑战赛的准备也相当辛苦繁重,尤其是将在几个月后面对的BOSS嘉世,没有人说能轻松面对。


    安文逸回房时已有些晚了,他的牧师虽然玩的不错,但也只是在普通玩家中的高手,水平放在职业圈里还是有些不够看。手速,反应速度,操作都需要提高,他虽然在努力,但成果也不是一时就能昭著的,况且他的天赋并不像唐柔包子那样异秉。


    拉着叶修问了好几个牧师方面的问题,安文逸感觉一天下来的训练有些累。正盘算着回房就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打开房门就看见乔一帆对着电脑专心致志用功,浏览器开了好几个网页,满屏幕密密麻麻地全是字,荣耀被窗口化了放在一边。


    “还在研究?”安文逸有些诧异,他记得乔一帆下午的状况并不好,跟莫凡的单挑对练也不是很顺利,一寸灰被毁人不倦虐了好几次。

    “嗯,有的地方还想再搞清楚点,模棱两可的不利于提高。”乔一帆听见安文逸的声音,偏头对他笑了笑,就又将视线转回屏幕上。

    “那我先洗澡去了。”

    “好。”


    安文逸收拾了几件衣服,一闪身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安文逸和乔一帆面对面坐在房间中央。乔一帆仍然对着电脑孜孜不倦,安文逸却抱着好大一本字典应付他的作业。


    唉,在洗澡时突然想起还有作业要完成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


    其实状似认真无比的乔一帆早分神了,他偷眼望着对面的人,鼠标键盘的操作声已经好一会儿没有响过了。


    纤长的手指搭在烫金的书边上,台灯的冷光透过指隙投下交错的阴影,衣服扣子一颗颗扣得整齐,头发一丝不乱,眼睛低垂,视线一行行扫过书上的公式定理,这样看来倒是很像个牧师。安文逸看上去比自己成熟许多的侧脸棱角分明,鼻上的眼镜倒是——挺像张新杰那款。


    噗——

    乔一帆为永远冷静镇定从不慌张的室友细节处透出的追星心理,笑出了声,一点都不符合他温和内敛的性格。


    安文逸因为突如其来响起在房间里的笑声小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室友。


    好吧其实他刚刚也在走神。

    不过他走神的内容相对乔一帆来说可就正经多了,安文逸是在认真考虑如果战队成功取得挑战赛冠军,自己是否要退学,一心一意投身职业圈为荣耀献身。


    当然乔一帆是不知道安文逸的心理活动的,他只知道对方正询问地看着他,让他解释刚刚莫名其妙的笑声。

    

    “没事没事。”尴尬地轻咳了一下,乔一帆草草敷衍了事。

    “哦。”对方又低下了头埋首在书海中。


    乔一帆也把心思集中在屏幕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有一个多小时,正在浏览一份资料的乔一帆感到一双手落到自己肩上。


    “嗯?”他微微仰起头,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

    “休息会儿吧,看你下午状态不好,感冒了吗?”安文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过来关心室友,不喜欢肢体接触的他还自然而然地做出了双手搭肩的亲密动作。


    大概这就是室友爱吧!安文逸在心中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对方愣了一下,没接话,又摆了摆手,头却也没转回去,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安文逸迷茫了。这是没感冒,还是不让自己管?如果是后者,应该把头转回去不鸟自己啊,不过这并不会像是兴欣小天使乔一帆会做出的行动。


    “阿……嚏!”

    就在我们对形势判断力极好极会把握时机的牧师大人脑中千回百转时,乔一帆安静了几秒,突然打出了一个喷嚏。


    安文逸面部表情抽搐了几下,竭力忍住笑,“小乔你感冒了吗?”


    “啊……可能有点儿吧,头有点疼。”乔一帆又尴尬了一下,今晚第二次了。


    话音未落,牧师的手背就贴上了他的额头,“发烧了吧。这样还不休息?”


    “想在今天就把不清楚的搞搞清楚……发烧了啊,没事的,不是还有小手的治愈术嘛。”大约是烧的有点儿晕,乔一帆脱口而出的就是调戏。


    “早点睡吧。”对方皱了皱眉,小手冰凉放出了一个专注。刚刚触手所感的温度还挺高,乔一帆估计是烧晕了,没有说出“快来奶我一口”之类的话已经挺好了。


    “嗯……咦这么烫。刚刚都没感觉。”乔一帆把手搭在自己额上,被自己的温度惊了一下。


    “快睡吧,我跟你换床,我的床位比较暖和。”对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啊不用了,我就睡我自己的床好了。”乔一帆不愿给室友添麻烦。


    “洗澡去吧。”不由分说地,安文逸把乔一帆推进了浴室。


tbc.

    



评论
热度(34)

© Fr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