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邱非苏

【安乔】室友生病了怎么办(中)

※因为实在不知道小乔该怎么称呼小安,所以……就不称呼了【。

渣文笔慎入。


    十几分钟后,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终于停了下来,又安静了一会儿,乔一帆终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嗯……这是?”

    “换床睡,我帮你收拾好了,感冒了的话就早点睡……别耽误了明天的训练。”安文逸依旧对着他那一大堆作业发愁,只是听声抬头瞥了对方一眼,推了推眼镜答话。

    其实安文逸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镇定自若,他本来想说不要太晚睡那样对身体不好,结果话到嘴边还是硬扭成了别耽误训练,那么公式化。冷冰冰的。

    果然还是有点怪。不管是突然担心对方身体想提醒对方好好养病的自己,还是两人间还算熟但却又没有那么熟的关系。


    安文逸知道乔一帆是前微草战队的小透明,但接触后才发现其实对方在某种程度上,是队里新人中最强的一位。相当不错的大局观,远远超出自己的技术,不由得让人感叹一下微草的实力强大,连一位饮水机选手都能在自家战队撑起台面。

    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微草对乔一帆的漠视吧,刺客的职业并不适合他,也没有像高英杰一样受到重视,处处有人提点。

    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乔一帆,却深深吸引了安文逸的视线。乔一帆长期以来形成的自卑心理在兴欣的环境中基本消磨殆尽,他自身的坚持执著,敢于拼搏的勇气,以及好胜心开始显山露水,同时被放大的还有他的勤奋刻苦,感冒了依然固执地要把不懂的地方钻研透的那份心。

    这是在荣耀里的乔一帆,在现实中的乔一帆,有着温和的个性,细心谨慎,处处为别人着想,温柔隐忍,只可能让人对他的好感倍增。

    但理性主义者安文逸在一番思考后,认为他对乔一帆的感觉已经不能用好感两字概括了,几个月的接触,好感的累积,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概已经成为了喜欢。

    虽然大约明白了自己的心情,安文逸依旧觉得大脑一团乱糟,几乎是有几百个小人在他心里尖叫,深呼吸了一下,他决定……用睡觉来平复自己,藉以扯回自己乱七八糟正以光速跑远的理性思维。


    虽然是打算睡觉没错,但是……睡眠这种东西不像开关灯,啪一扭开关人就自动断网断电进入长期僵直,况且又在这种心绪不宁的情况下,想安安稳稳啥也不多想地睡着还真不是一般性的挑战,其难度指数堪比一身垃圾装备对上满血满蓝的君莫笑,或者凭借一己之力助张佳乐夺冠。……他当然睡不着,安文逸又不是张新杰,十点一到自动关机。

    话虽这样说,但他也不可能整夜失眠,一天训练下来总是累的,捱到三点,安文逸终于迷迷糊糊地脑子发晕困了起来。

    就在他要成功睡去时,“咣当”,一声不轻不重的响声,把安文逸彻底从晕乎中扯了出来。

    他迅速扭亮了床头灯,就看见暖橙色的灯光下,乔一帆半躺在被子里,手放在外面,还保持着一个抓取东西的姿势。

    “你醒啦……我有点口渴,杯子不小心摔了……”声音挺哑,还带着没睡醒的腔调,听上去不像“有点”口渴,倒像是三天三夜没喝水了。乔一帆被明亮的灯光照的有点不适应,缩回手用手背挡住眼睛。

    “我给你倒热水。”他将灯扭暗。

    “啊……谢谢。”声音还是哑,但是听得出人已经醒了。

    “这么客气干什么。”安文逸动作很快,已经穿好衣服倒好了水送到乔一帆床边。

    “不是……”乔一帆咕噜了一声,就低下头就着室友的手喝水。安文逸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不是”些什么。

    乔一帆一气喝掉了大半杯水,安文逸给自己也倒了杯喝掉了,又重新倒了一杯凉在床头柜上。


    “头痛吗?”乔一帆其实脸色红得有些不正常,看就像是烧的。

    “嗯。”对方很诚实地点了下头。

    安文逸点点头,转身去翻箱倒柜找体温计。

    寻摸了老半天,终于在一个抽屉里翻了出来,他甩了两下,递给乔一帆。


    五分钟之后他盯着金属色的水银液面,眉头皱得死紧。

    “多少度?”乔一帆怯怯地戳他,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一样。

    “39度。”现在三点钟,不可能再去打扰前辈他们,明天还有正常的训练要进行。直接拉着乔一帆去医院?好像又没那个必要。要么就再捱一会儿撑过去。

    “对不起……”略显虚弱的道歉声打断了安文逸的思考。

    “嗯?……你道什么歉?”还真的觉得自己有错??

    “麻烦了嗯……”

    “麻烦什么。”打断了对方犹豫不决的尾音,安文逸语速略快地说:“把手放进被子里,到时候加重了才叫麻烦。”

    说完他转身继续去翻箱倒柜找药。






评论(3)
热度(29)

© Fr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