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邱非苏

【安乔】室友生病了怎么办(下)

还有大堆大堆的作业要写QAQ,有时间的话也许会开个邱叶。

最后的告白简直无力OTL

※渣文笔慎入。


    “那个……”乔一帆不安地挪动了一下,不明显地,离安文逸更远了点。他不是很习惯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

    “嗯?”安文逸才刚刚从自己宽广如海洋般的想象力中游出来,略显迟钝地应了一声。

    “我……感冒挺严重的,怕会传染给你。”乔一帆的脸有些微红。

    “没事儿没事儿,我抵抗力强着呢。”安文逸随口打了个哈哈,已经飞快开始了思考。


【以下是瞎扯……跳过即可。

    已知如下:

    A.安文逸喜欢乔一帆。

    B.乔一帆对安文逸可能抱有好感。

    C.安文逸对乔一帆做出了不符合其性格的,过分亲昵的举动。

    D.乔一帆脸红了,但是没有生气。

    结合常识:

    单纯的同性朋友间,做出过分亲昵的举动,有可能会出现如下反应

    A.表情稍有不悦,言辞略微激烈,表示抗拒。

    B.因为是交好的朋友所以自然而然地接受。

    可以推论:

    A.乔一帆对安文逸抱有一定好感

    B.乔一帆和安文逸之间不是单纯的同性朋友。

    综上可得:

    这俩人,有!戏!】


    安文逸结合着乔一帆的反应思考了一下,估摸着乔一帆的态度并不是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基本是紧张和不习惯。这大概说明他们之间还有搞头,说不定能成。

    当然安文逸也就是想想而已,并不打算做出特别大胆的举动。乔一帆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室友,与他的相处轻松自在,关系既不疏离也不过于紧密。因此安文逸要是继续我行我素地行动,未免过于怪异,很可能招来对方的不适甚至反感,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当才叫悲催。

    所以他伸手揉了揉乔一帆的头发,毛茸茸的手感很舒服。

    “困了吧,靠我身上睡好了,没事儿。”说完手滑到肩头把人往自己怀里带。


    被他这么一说,乔一帆还真开始觉得上下眼皮打架,顺势靠在安文逸怀里,低声哼了声谢谢,合上眼睛。

    安文逸的肩膀不算宽,但靠着挺舒服。凑近了闻,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沉稳气息,跟乔一帆先前躺在安文逸床上闻到的味道一样。

    莫名的,让人安心。


    看来乔一帆是真困了,靠着自己没几分钟就又睡了过去,安文逸动作甚小地帮乔一帆掖被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弄醒对方。

    虽然十九岁了,乔一帆的身子还是挺瘦削的,身上没有几两肉。就这样靠在他怀里,并不是很轻,但这份实在的重量还是让安文逸很舒服。大概是他太独立坚强了,又不愿麻烦别人,所以偶然生病时流露出的几分软弱,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安文逸希望被依靠的心理,让他暗爽了一把。

    以担心关灯动作幅度太大惊醒乔一帆为借口糊弄自己,安文逸没有关灯,就这样坐着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看着乔一帆的侧脸发呆。

    乔一帆的呼吸渐渐深稳起来,也没有咳嗽。安文逸知道他若是现在放下乔一帆,他也不会醒来。但是,算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吧,安文逸没有离开,手却下滑到了乔一帆的腰侧,将对方更深地拢入自己怀中。

    呼、吸、呼、吸。

    乔一帆的气息依然平稳而安静,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安文逸暗暗松了口气,手稳稳扣住对方细韧的腰身,他几乎能感到皮肤下血液的汩汩流动。然后,控制不住一般地,低下头埋入了对方的脖颈,他心乱了。

    说好的不乘人之危还是没能做到。


    冰凉的鼻尖触碰到对方温热的颈部皮肤时,安文逸感到对方怀里的人轻颤了一下,他随着那下轻颤绷紧了身子,但却没动。

    贪婪地掠夺了几大口乔一帆身上的气息,安静而内敛的,跟他的人一样。安文逸觉得自己今天确实有点不大对。

    两具身体紧紧挨在一起,被子下的腿纠缠在一起,乔一帆在拼命往安文逸身上靠,大概是烧得太不舒服想汲取一点安文逸身上的凉。


    静静地坐了十五分钟,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没变,安文逸终于放开乔一帆回到自己床铺上,走前还细心地掖好了对方被子的边角。即使期间有乔一帆在安文逸身上的乱蹭乱动,细长的眼睫扫过安文逸的侧脸带起一丝心痒,安文逸还是能保持自己的理性,乖乖回床睡觉,这精神简直可歌可泣。

    被乔一帆靠着的一侧身子有点麻,仿佛对方的温度还在上面留有余温,毕竟乔一帆是这样温润内敛的性格,能和他有这样亲密的肢体接触是难得的。

    不过不知是不是安文逸的错觉,他在关灯时,似乎听见对面床上的人几声轻哼,柔软的声线因为丢失了身边的温度显得有些仓皇。


    这样一来一往,也就快四点了,没过几个小时,安文逸就被推醒了,他微眯着眼,视线有些模糊,但叫醒他的人是乔一帆还是辨得出的。

    “几点了……我马上起来……”话语一出口,他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厉害。

    “你的声音……不会是感冒了吧!就说昨天那样会传染啊,真对不起。”乔一帆也立刻发现了这点。

    “没事儿……你感冒怎么样了?”说着安文逸想伸手摸摸乔一帆的额头。

    “我感冒快好了,就是还是有点儿咳嗽。倒是你,别撑着了,我去帮你向队长请假。”乔一帆转身欲往外走,却又顿了顿,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重新转回身,对着安文逸,踌躇了一会儿,说:“嗯……我昨天,后来……醒了。”

    “醒了?!什么时候。”安文逸脸有点发烧,他怎么没注意到。

    “就是你……抱着我的时候。”乔一帆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个音几乎被淹没在唇齿间。

    安文逸一时间没答话,两个人的脸都烫了起来。不过先淡定下来的却是安文逸,虽然事情是他做的,但他也敢作敢当,大不了就直白地说出来。

    “那……你会生气吗?”还是有些小心翼翼。

    乔一帆的脸刷得红了,因为皮肤白,红起来特别明显,他微微扭过了头不看安文逸,视线在空气中漂移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吐出两个字。

    “不会。”

    “真的不会?”

    “真的……”乔一帆红了耳根。

    “那……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生气吗?”安文逸干脆大胆了一把。

    又过了好一会儿,等到空气里散入长久而黏稠的沉默,房间里才响起乔一帆低低的声音。

    “也……不会。”

    “我喜欢你,一帆。”

    “其实……我也是。”

End.


评论(6)
热度(39)

© From | Powered by LOFTER